【情感专栏】嫁他15年一直在还债,杨守财要买第五套房……

摘要: 家有房奴

09-10 22:23 首页 北疆晨报

倾诉人:梁伊(化名) 38岁 工人  

倾诉时间:9月7日   



 01  又买房


杨守财(化名)昨晚通知我,打算买一套商品房那会儿,我正缩在沙发里美滋滋地追韩剧。


顺着那个意气风发的声音,仰头看一眼站在几米外的杨守财,我真想一脚踹上去,让他明白什么叫适可而止。


从住宅到门面,我家已经有4套房子。


这是跟杨守财共同生活15年,我们俩节衣缩食想尽办法拼命挣钱的“战果”。


“年轻的时候努力点儿,等老了我们就可以好好享受人生了。” 


这是15年来,杨守财在挣钱路上对我连拉带拽时不曾改变过的说服之词。


当我们一直走在借钱、贷款、买房、还债、再借钱、再买房的无限循环路上,把青春和健康统统踩在脚下时,我终于厌倦了。


我是个普通工人,杨守财做了15年的哥。


我们这对“劳动人民组合”,和4套房子摆在一起,结论只有4个字——自不量力。


杨守财不这么看,在他蓬勃的欲望中,始终贯穿着“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”的信念。


我们的居住环境从60平米到135平米,从城西到城东,已经在突飞猛进了。


可是,杨守财不满足,每当一套房子的借款和贷款还到“曙光在眼前”时,他就开始计划下一套房子的地段和面积了。


按说以房养房,我们不该过的这么紧张,可房子再多,也没法跟杨守财换房的欲望抗衡。


这次要买商品房,我看杨守财是疯了。


我们之前那套商品房买的早,面积小,当时价格也不是很高,现在买商品房什么概念?


我不知道杨守财到底想过什么样的日子,他到底需要多少房子多少钱才能真正安心,总之,我在耐心陪他走过15年还款路,在单位组织的最近一次全面体检中查出一堆小毛小病后,我对这种生活彻底厌倦了。


为第五套房子,我跟杨守财晚上睡觉“背靠背”,早晨起来谁也不理谁。


他出门接车前,扶了扶不再挺直的腰板,我心里一酸,眼泪不争气地落了下来。


杨守财腰椎间盘已经突出了好几年,慢性胃炎,劲椎病也时不时折磨着他,刚刚年过四十的他,像个小老头。


杨守财决定买这套房子前,我们已经聊过不止一次金钱和健康的话题,不过,他并不认同我“健康最重要”的观点,反而用“有钱才能保健康”的歪理邪说来反驳我。


对于杨守财的执拗,我无语。


反正我已经打定主意,决不能把我们俩儿的身体“葬送”在一套又一套房子中。


 02  绩优股


认识杨守财那年,我22岁,他25岁。


杨守财是从宁夏扒火车来新疆的。


在父亲单位下属的一个小厂子里,我是流水线上的工人,杨守财是搬运工。


踏实能干的杨守财,不仅干活麻利,还对我特别照顾,一个班下来,我分内的活儿有一半都被他承包了。 


当要好的小姐妹提醒我“杨守财看上你了”时,我压根儿就不敢相信也不愿承认。


“他一个在新疆无亲无故的民工,怎么可能入我的眼?”


我家只有兄妹两人,母亲是老师,父亲在工厂里做财务,家庭条件算是比较优越的。


作为父母的娇娇女,我有些不争气,一学习就脑袋发胀,高中毕业后不得不留在了父母身边,眼巴巴看着哥哥上大学读研到内地大城市展翅高飞。 


杨守财打我的主意,胆量着实可敬,别说我自己没看上他,就算父母和疼我至极的哥哥那三关,他也别想攻破一点点。


杨守财向我表白心迹,是我们相识半年后。


那天我们上中班,杨守财手脚麻利地把自己的活告一段路后,又顺手把我的活儿干完。


然后,我们坐在休息室门口的椅子上,东拉西扯起来。


“做我女朋友吧,我保证不让你过苦日子。” 


杨守财低头吞吞吐吐说这话时,我以为自己幻听了,禁不住让他重复了一遍。


歪头看看我,杨守财咬着嘴唇,艰难地说“我知道我配不上你,请你相信我,我一定会让你衣食无忧,让你比身边的女孩儿都过得好”。 


我没立马拒绝杨守财,看在他一番诚意的份上,总也不能太伤人自尊吧,杨守财倒是被我的沉默鼓舞了,他直起身子兴高采烈地接着说“你不用马上答应,我给你半年时间考虑”。


后来,杨守财对我更殷勤了,他把自己没爹没妈的苦难身世对我和盘托出时,心软的我一次次被感动到泪流满面。


一个命运如此多舛的男子,能抱着不服输的信念乐观生活,不得不让人佩服,这也是很多城里的同龄人身上缺少的品质。


不到半年时间,我对杨守财从不接纳到欣赏,再到心生爱意,感情发生了令自己都诧异的化学反应。


次年春节,杨守财斗胆跟我回了家,拜见了我父母。


事先没给父母打预防针,因为知道他们会断然拒见。


杨守财在父母和从内地回家过年的哥哥面前,一点儿也不拘束,他进门就落落大方地叫人,进厨房帮妈妈打下手,饭桌上还做了“竞聘演说”:“叔叔,阿姨,哥,我知道你们看不上我,不过我向你们保证,把伊伊嫁给我,你们将来一定不会后悔。” 


父母都是有礼数的人,当着杨守财的面,他们也不好对我发作,那顿饭吃的气氛紧张却也风平浪静。


饭后杨守财前脚刚出门,父母和哥哥就轮番上场了“说什么都不行,好好一个城里姑娘,又不是没人要了,偏要找个没爹没妈的民工,你脑子被门夹了吧”?!


家人如此反对,表面温顺实则倔强的我偏要拧着来。


我当时打定了主意,杨守财就是我的“菜”。


反对声在家里蔓延了3个月,我23岁那年“五一”,和杨守财欢天喜地走进了婚姻殿堂。


婚房是父母的,他们实在拗不过我,见杨守财一贫如洗,索性另买了一套房子,把家里那套60平米的小二居给我做了陪嫁。


婚礼上,杨守财给父母敬茶时,信誓旦旦道“爸、妈,您二老放心,伊伊跟着我,将来一定有大房子住有小车坐”。


父母接过茶,无可奈何地笑了笑,笑容比哭还难看。   


 03  能吃苦


度完蜜月,杨守财就辞职了。


那段时间,杨守财像游魂一般,每天早出晚归,他说自己在找商机。


两个月后的一天傍晚,杨守财突然对我宣布“我要买辆车,跑出租”。


我和杨守财没有积蓄,收入也都不高,买车,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。


不过,杨守财心里有底,他说买辆二手车,再办个营运证,跑出租准是个来钱的活儿,他已经把这个行业摸透了。


半个月后,一辆红色二手夏利就停在了我家楼下,杨守财把刚到手的驾照亮在我面前时,我惊呆了。


原来,杨守财游魂般的两个月,除了摸行情外,还悄悄去学了驾照,他是想给我个惊喜。


买车和办营运证的钱,是杨守财向亲戚借的,借条上注明连本带利两年还清。


我对此一点信心都没有,背着帐晚上睡觉都不踏实,倒是杨守财心里能装事儿,该吃吃该喝喝,啥都不耽误。


早晨7点出车,夜里3点回家,碰上生意好的时候,整宿都在车上耗着。


杨守财那会儿仗着自己年轻,没日没夜跑了两年出租,真把钱给亲戚还上了。


那两年时间,我们日子过得特别紧巴,杨守财中午和晚上都回家吃饭,每一分钱他都不舍得乱花。


有时中午回家,赶上我没来得及准备午饭,一盘凉拌黄瓜外加两个馒头,杨守财也能对付一顿。


对于吃和穿,杨守财从不讲究,他的口头禅是“能填饱肚子不露肉就行”。


还掉二手车款,杨守财又跑了两年出租,换了新车,一辆红色奇瑞。


皮肤黑黑的杨守财超爱红色,他说开红色的车,挣钱有动力。


第二辆车到手,我们的日子已经渐渐好起来了,杨守财边跑车边还贷款,目光同时移向了房产。


“我们得有自己的家,总不能老住你父母的房子吧。” 


虽然父母已经把这套房子给了我们,不过杨守财说他从没有住踏实过“自己没掏钱,住着也不安心”。


我和杨守财的第一套房子,买在他换车一年后,同样是借款加贷款。


父母那套房子的房产证,成了杨守财鸡生蛋蛋生鸡的“原始股”,我们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宽裕,我那份工资,杨守财看不上了。


杨守财曾多次劝我辞职,专心在家带儿子,我都没有答应。


不管杨守财再怎么能折腾,我也必须有自己的工作,虽然那份工作薪水微薄,他一脚油门,3天就能赚回来。


我们的儿子生于2004年。


杨守财买的第一套房子,是石河子一所重点学校的学区房,他是个颇有眼光也远见的人。    



 04  买房瘾


随着时光流转,我和杨守财年龄渐长,他的斗志却不曾消减。


2010年,儿子6岁,我们又买了第二套房,杨守财说以后给儿子结婚用。


杨守财说这话的时候,我差点笑岔气,儿子才6岁,他就在做娶儿媳妇的打算?


杨守财说未雨绸缪“以后房价只会涨不会跌,早投资早受益”。 


用第二房子的租金,还第一套房子的房贷和欠款,杨守财倒腾起这些来,乐此不疲。


2011年和2012年,杨守财拿出跑车所得,先后又买了一套门面房和一套位于开发区的住宅,这套住宅,我们住到现在。


第四套房子到手后,石城房价一路狂涨,我也才曾庆幸过,幸亏杨守财看得长远,住1套出租3套,我们的日子才会越来越好,不再担心有任何压力了,包括儿子上学的费用。


不过,杨守财赚钱有劲儿花钱没心,他总觉得享受是老了以后的事情。


想法有了分歧,我们没少闹过气吵过架。年过三十后,我也一直在陪着杨守财赚钱攒钱还钱,没随心所欲地买过漂亮衣服,偶尔遇到自己喜欢的,也要翻来覆去看价码,在心里斗争好久后,最终还是会捡便宜的去买。


女人的青春转瞬即逝,不趁自己年轻多打扮打扮,等我老了穿给谁看?


杨守财不同意我的观点。


当他嬉皮笑脸说我就算顶块抹布,在他眼里也是最漂亮的时,我恨不得上去抽他一个大嘴巴子。


气归气,等静下心来,想想贷款想想欠款,我自己也不舍得乱花钱。


这两年我们的债已经还得差不多了,眼瞅着就要迎来胜利曙光,杨守财和我的身体却都渐渐出现了亏空。


开出租多年,曾经瘦如竹竿的他现在肚子上像是扣了个锅,我长期倒班,身体也大不如前。


想想钱到手了,房到手了,健康却没了,我心里就拔凉拔凉的。


这么多年,我们到底在奋斗什么?这样做有意义吗?   


05  受够了


15年来,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杨守财的价值观,也一直很欣赏他的拼搏精神。


当同事们为微博薪水养孩子难而犯愁时,当身边的老人因儿女自身难保难敬孝心而神色黯然时,我为有杨守财这样的老公而深感庆幸“没有他的努力,我们现在还窝在父母送到小房子里,过着捉襟见肘的生活”。


不过,凡事总要适可而止。


杨守财的欲望却没有。


本想着把房款彻底还完后,让杨守财开一片小店,我们过点安逸的日子,把两人的身体好好调理调理,然后把心思用到对儿子的教育上。


没想到,杨守财又动起了买第五套房的念头。


他的这个决定,彻底打破了我心底的平静,无论如何,我也不会支持他,不能再背着债过日子。


儿子已经上初一了,正是需要父母严管的阶段。


杨守财没日没夜跑车,我三班倒,儿子经常一个人在家,学习成绩一直不怎么好。


其实,对儿子,我是歉疚的, 因为从小到大,我和杨守财都没有像别的家长那样,把培养儿子当做人生大事来抓。


十多年来,杨守财对我是没得说,每天上下班准时接送,即便他有事儿跑长途,也会请相熟的的哥朋友代为接送我。


所以虽然我家到单位距离七八公里,也没感觉到太远。


这样的日子,对我来说,真的已经很好了,我不想再继续做房子和金钱的奴隶。


冷战过后,我会带杨守财到医院看看那些年纪轻轻就得病的人,让他明白健康对人的重要性,逼他就此收住买房的手,跟我一起过平淡安逸的日子。


一套又一套房子没完没了,我不想再为房子而活。


杨守财,你会收手吗?



 编后语


欲无止境。


房子是住人的地方。


在有条件的情况下,投资房产,无可厚非。


不过,如果这种投资建立在透支健康,透支生命的基础上,为到达欲望的终点,错过了人生路上的别样风景,就得不偿失了。


人只有在失去健康的时候,才会发现,任何的加班,太多的压力,买房买车的需求,都是浮云。


如果有时间,好好陪陪爱人和孩子,好好孝敬父母,不要拼命去换什么大房子。


因为,和相爱的人在一起,蜗居也温暖。


但愿杨守财能早点明白这个道理,跟梁伊一起过安稳恬适的日子,尽情享受打拼15年得来的丰硕果实。



情感专栏

《北疆晨报》“情感专栏”又与您如期见面啦!


每周六,本报微信公众号(beijiangchenbao)定时推送情感故事、心理讲堂、心灵解码或情感话题等栏目,欢迎微友们关注,并一如既往给予鼎力支持。


本报专栏记者,将不定期和大家进行线上线下互动,快来加入我们吧,参与就有惊喜哦!

情感咨询微信群:yanhuatang9910 

情感专线:18909936307

来源:北疆晨报 专栏记者  王丽芳

编辑:王丽芳 

ID:beijiangchenbao




首页 - 北疆晨报 的更多文章: